Wednesday, Jan 24th

Last update12:41:40 PM GMT

You are here 评论 专家评论 中国目前不宜鼓励富人“裸捐”

中国目前不宜鼓励富人“裸捐”

加国安居网8月10日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首富巴菲特近来正忙着给富豪同党们“扒衣服”。这老头儿率先垂范,他6月16日接受美国《财富》杂志采访时说,在有生之年或过世后,他将把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财产捐给慈善团体,用现在时髦的话说,这是“裸捐”。巴菲特目前正与美国另一富豪比尔•盖茨一道,说服美国亿万富翁们公开承诺捐赠自己至少一半的身家,即至少“半裸”。据说软件业巨子埃利森已响应号召,表示愿将至少95%的财产捐给慈善事业。看来埃利森除了保留一条“小内裤”外,也准备“豁出去”了。

巴菲特和盖茨还想乘胜追击,鼓励中国和印度的富人也把过半家私捐献出来。巴老对他的亚洲行动似乎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据他说,“在某些方面全世界都在效仿美国。”可以想见,当今年9月巴菲特和盖茨双双莅临中国,与这里的亿万富翁开会讨论捐赠问题时,一向善于跟风的中国社会肯定会掀起一股压富人“裸捐”的浪潮。在巴菲特抛出“承诺捐一半财富的富有捐赠者名单”后,华人首富李嘉诚已经因“榜上无名”而感受到了媒体的压力,虽然他的基金会过去30年中累计捐款超过100亿港元。

富人慷慨捐钱无论在哪个社会都是应该鼓励的好事,但笔者以为,鼓励富人“裸捐”或捐出大部分财富,对当今中国社会来说时机还不成熟。首先,中国重新允许人们发家致富只有短短30余年时间,中国现在急需补上的不是巴菲特等人“身家捐一半”的超前财富观,而是“仓廪实而知礼节”财富常识,中国高档物业里的住户文明素质不如普通小区居民的例子还少吗?或许是受毛泽东时代“反财富论”思潮的影响,中国许多有钱人不是以富而高雅、富而知礼为荣,反而觉得富而粗俗、富而违规才显得自己“有派”,才显得自己“政治正确”。文化部长蔡武日前说,中国近年来文艺创作的低俗化倾向严重,但不知蔡部长是否意识到,高雅艺术归根结底是有高雅品味的有钱人捧出来的,如果中国社会的富人永远沉迷在鱼翅宴、天上人间这一精神层次,又如何指望当代中国社会能诞生出类似于昆曲那样的高雅艺术呢?所以,中国现在与其大力倡导富人“裸捐”,不如先鼓励他们把钱花在高雅的消费上。一个社会总是中产阶级模仿富人、穷人模仿中产阶级,只有富人的精神层次先提高了,整个社会的精神和道德层次才有可能随之提升。

其次,中国社会现在也没有能力高水平管理富人“裸捐”出来的财富。巴菲特和比尔•盖茨之所以承诺身后会将大部分财产捐赠给基金会,既是因为他们有一颗慈善心,恐怕也是因为这样更有利于他们所开创事业的长远发展。试想,如果巴菲特的儿子既无兴趣也无能力接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他老爸故去后此公子凭借手中的股权一通乱来,很有可能把巴老苦心经营一辈子的投资事业搅黄。而如果由专业化的基金公司来掌管巴菲特留下的伯克希尔股权,则既能有效制衡伯克希尔新掌门人的决策,又不至横生枝节给人家添乱,还能保证把巴老资产的投资收益用于公益,岂不三全其美?

可见,美国之所以有大量富人能欣然承诺身后“裸捐”财产,首先是因为美国有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这样能高水平管理善款的公益基金管理机构。这类机构的产生既有赖于市场经济的高度发展,也有赖于法制的健全,特别是对私人财产的有效保护。试想,如果法律不能保护盖茨基金免受政府的干预和操纵,不能杜绝基金管理者贪污、挪用自己管理的善款,巴菲特敢把自己辛苦一辈子攒下的几百亿美元交给这个基金会吗?而在中国几千年来令人心酸的动荡历史上,人们满眼看到的却是对私人财产的侵占、剥夺,中国《物权法》的诞生之所以一波三折,据说主要就是因为有人拼命反对“公有财产和私有财产平等保护”这一条。中国在这种现实环境下倡导富人“裸捐”,很可能导致富人因怕“裸奔”而加紧“私奔”。

Related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