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 24th

Last update12:41:40 PM GMT

You are here 评论 专家评论 “国进民退”的说法真的不成立吗?

“国进民退”的说法真的不成立吗?

加国安居网8月11日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09年以来,中国是否出现了“国进民退”似乎成了一桩悬案。部分学者和媒体以钢铁、航空、房地产和煤炭等行业的典型案例作为论据,认为“国进民退”已蔚然成风;而政府部门则多次以统计数据说话,力证总体上并不存在“国进民退”。8月2日,新华社援引国家统计局有关负责人的分析,再次表示,总体上看,统计数据并不支持“国进民退”,“国进民退”的说法显然是不成立的。

如此言之凿凿的表态难免有草率之嫌。事实上,此前政府部门以统计数据说话时就曾经有失严谨。记得2009年11月,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曾用2005-2008年规模以上工业数据来否认“国进民退”的存在,他认为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在企业单位数、工业总产值、资产总额、利润总额、从业人数几大指标上占的比重是逐年下降的,没有一个年份是上升的。

但是,马建堂局长使用的统计数据并没有太大的说服力。一方面,这只是2005-2008年的数据,公众更关心的是2009年的数据变化;另一方面,这些数据只是覆盖了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并不包括其他行业,比如批发零售业、房地产、金融和交通运输等第三产业,仅从片面和局部的工业数据就草率地认为“总体上”不存在国进民退,显然并不严谨。

也许,正是基于此,8月2日的新华社报道中补充了2009年的统计数据,而且加入了批发零售业的数据,但不得不说,报道中披露的数据仍然是不全面的,如果想论证总体上不存在“国进民退”,统计部门还需要下点功夫做一个真正“总体上”的评估。

当然,在评估之前,似乎要定义一下“国进民退”。静态地看,“国进民退”意味着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在诸多经济指标中占的比重不再下降反而上升;动态地看,“国进民退”还意味着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所占的比重虽然还在下降但其下降的速度减缓,也就是出现了“拐点”。

目前来看,统计部门是从静态的角度来衡量“国进民退”的。比如,根据新华社的报道,2005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单位数量、工业总产值、资产总额、利润总额和从业人数占全部规模以上企业的比重分别为10.1%、33.3%、48.1%、44%和27.2%,到2009年,上述主要经济指标的比重分别为4.7%、26.7%、43.7%、26.9%和20.4%,分别下降了5.4、6.6、4.4、17.1和6.8个百分点。

乍看之下,这似乎是一幅“国退民进”的图景,而不是“国进民退”。但如前所述,我们更关注2009年的变化。根据历年统计年鉴的数据,我们会发现,一方面,2009年上述主要指标的比重并没有全部下降,其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从业人数占的比重从2008年的20.3%上升到2009年的20.4%,尽管是微弱的上升,但毕竟是近几年罕见的现象;另一方面,从动态的角度来看,2009年,除了从业人数的比重出现上升外,其他大部分指标的比重虽然下降,但其下降速度已经明显放缓,比如,2008年单位数量、资产总额和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下降1.14%、1%和10.1%,而2009年,上述指标的比重分别下降了0.3%、0.08%和2.76%。

这两方面都表明了,即使仅仅衡量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即使用备受争议的官方统计数据,在2009年,也确实出现了“国进民退”的些许趋势,即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在主要经济指标中所占的比重或者上升,或者下降的速度出现大幅减缓。

此外,在新华社的报道中,还用民间投资占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比重的不断提高来佐证“国进民退”的不存在,据其统计,2010年一季度这一比重已首次超过50%。这固然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但是,这并不能证明2009年没有出现“国进民退”,事实上,2009年初至2010年2月,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投资增速一直远远高于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平均高出6.6个百分点。

其实,这是最令人揪心的“国进民退”,如果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吸收了大量贷款,进行了大笔投资,反而在工业总产值、资产总额和利润总额指标上依然下降(虽然降幅有所缩小),在投入一方“进”,而在产出一方“退”,则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如果统计部门还以产出一方的“退”来佐证“国进民退”的不存在,则更是自打耳光,令人啼笑皆非,因为他们拿出的数据进一步证明了国有企业效率的低下。

总之,统计部门需要拿出更细致全面的全行业数据来论证2009年中国是否出现了“国进民退”的趋势。如果统计数据显示国有企业在产出方面依然在节节败退,并不值得统计部门大书特书,考虑到国有企业享受到的大量优惠政策,这恰恰证明了国有企业的低效和国有企业改革的紧迫性。如果统计数据显示在2009年确实出现了“国进民退”,倒让人稍显觉得安慰,毕竟它们没有浪费宝贵的社会资源,但这种安慰只是暂时的,因为所有权缺位的垄断型国有企业必定是低效的,如果它们继续前进,中国的市场化改革将继续后退。

Related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