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 22nd

Last update12:41:40 PM GMT

RSS
You are here 加国地产 市场动态 大多区新移民聚居区近况报告

大多区新移民聚居区近况报告

根据最新人口普查,大多伦多地区的少数族裔社区从239个增加到了371个,增长幅度达到55%。而且,一份新研究还发现,这些社区中有很多正在往郊区扩展,已成为大多地区普遍存在的现象。

这种由相同族裔移民聚居形成的“族群领地”一直以来饱受批评,已经引起部分批评者的警觉,认为这是少数族裔团体由于空间分隔的因素,不情愿融入与整合于其它文化的迹象。然而这项名为“多伦多大都市区族群领地的进化”(Evolution of Ethnic Enclaves in the Toronto Metropolitan Area)的新研究发现,较早一波犹太、意大利和葡萄牙移民以及他们建立起来的领地已经完成了社会、经济和政治上的融合。这项研究报告发表于6月期的“加拿大地理学杂志”(The Canadian Geographer)上。

最近几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新移民“跳”过老移民们在市中心少数族裔聚集地租屋的阶段,而是直接在日益成长的郊区少数族裔集中地区购置物业。这一报告不禁使人们提问,是否今日的移民社区,主要是来自亚洲的移民将步早期欧洲移民的后尘,离开自己族裔群居地,融入多元文化社区。或者是,是否新一波移民已经实现了在郊区置业的梦想,并无离开少数族裔聚集地的愿望,在那里永久居住?

Frederica Gomes的家人最初于20世纪80年代晚期从葡萄牙移民多伦多后,定居在Dundas St. W.附近的“小葡萄牙”(Little Portugal)。随着时间推移,这个群体逐渐向市区其它地方发展,原来的领地则又生活着来自相同文化背景的巴西移民。24岁Gomes说:“至今,他们(葡萄牙移民)仍回到那里购买需要的东西。”

不过原来的群体搬走了,教堂、商户以及其它社区机构却被留了下来,给人们造成了这些社区是静止不变的假象。今天,许多新移民已经不再依照传统的路线定居市中心族群领地内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在不断成长的郊区族群领地内添房置屋。

然而,该研究发现,早期犹太人、意大利及葡萄牙移民及所建立的少数族裔群居地事实上在社会、经济与政治上是整合的。现在人们可能想了解的问题是:较早的欧洲移民在大多区是如何走出族群领地,融入多元文化社区的?下面,我们就来回顾一下吧。

比如,今天的意大利移民完全可以体现加拿大生活的各个方面,但他们的“领地”没有消失,往北扩张到了Woodbridge,甚至更远。报告的合著者、瑞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城市规划学教授Sandeep Agrawal说,这些欧洲群体保留了本身的特色,同时他们也一步步成熟、同化、最终接受了加拿大主流文化。

“族裔领地不仅仅是非白种人新移民建立的社区,”Agrawal说。华裔以及南亚群体看起来似乎更加突出,仅仅因为他们是占多数的少数族裔。过去20年来,他们占了新移民的大多数——来加拿大的25万,定居多伦多的9万。Agrawal同时指出族群领地并不妨碍少数族裔与社会的融合。

像许多意大利移民一样,Gregory Grande的家人在20世纪50年代到加拿大后首先投奔在小意大利(Little Italy)的一位叔叔,之后在Claremont St上买了一栋房屋。1958年,在寻找更大的住处时,他们跟随族群里的其它人,在Scarlett Rd.买了房屋。“语言是一大障碍,而且他们希望与朋友和家人住得近些。”75岁的退休社会工作者Grande说。“但从心理上,人们都想搬到更好的社区,价值更大的地方。这种动机其实也预示着某种程度的融合。”“我父母的英语还可以。他们以自己的方式与这个社会融合,那就是他们感觉在加拿大非常舒心而且对这个国家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他补充道。

还有,葡萄牙移民Gomes的家人在2001年获得永久居民身份。她也同意说:“族群领地提供了定居地,但并没有提供融合。我父母认为融合地很好因为对于他们,融合表现在经济上,并不仅仅由语言(熟练度)来定义。”Gomes认为,所谓融合,是几代人的持续过程,以及少数族裔社区在加拿大所有生活方面是否有代表性,不论是在公共服务或当选议员方面。

再比如,大多伦多的犹太人群体处于萎缩状态,因为他们的人口已经停止增长,但90%的犹太人仍集中在三分之一的人口普查区内。族群领地的保留并没有带来任何挑战。过去20年来,这些领地内的新移民主要来自前苏联地区,与犹太人并没有很深的联系。当然,大多数人来这里是出自经济原因,而不是遭受迫害。

“多伦多大都市区族群领地的进化”报告的另一位合著者、皇后大学(Queen’s University)城市规划学教授Mohammad Qadeer虽然认为大多伦多地区的南亚以及华裔族群领地可能会经历这些欧洲族群领地一样的进化过程,但他承认,这些新的郊区集中居住地区将更具永久性,因为人们一旦扎下根来、在社区拥有自己的住宅之后就不大可能继续搬迁。

Qadeer表示,少数族裔群居地的社会代价之一犹如某种程度的“学校隔离”,因为这是某一特定少数族裔人口占主导的结果,可能会妨碍后代接触不同文化。但他也说:“不过我并不过分担心地理位置上的集中将阻碍移民融入主流。”

此外,关于移民定居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就在前不久,还有一项关于安省移民的新报告指出,随着越来越多的移民涌入大城市,小城镇和农村地区的人口将越来越少,甚至可能消失。

该报告由Ryerson University大学的两名移民政策专家——John Shields和Magdy EIDakiky做出。报告显示,虽然很多社区愿意接收移民,但是安省超过一半的移民仍将涌入像多伦多这样的大城市。Shields解释,“愿意定居在农村和安省北部地区的移民数量将出现不足的趋势。”

Shields指出,在移民数量上,大多伦多地区和安省北部地区之间存在的差距相当大。“近些年来很少有人移居到安省北部,在1996年至2006年之间平均每年仅有不到500名的迁入者。”

安省一些组织开始试着解决这个问题。4月份,加拿大会议局(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在安省Chatham举行会议,主题是如何让小城镇更吸引移民。Shields说,安省可以参考马尼托巴省所实施的帮助移民在农村地区就业的政策。“马尼托巴省的移民政策很成功,通过向移民提供与城市需求相匹配的工作,他们已经成功将移民招引到更小型的社区。”

Shields解释说,大部分人都知道大多伦多地区更吸引移民,所以该报告的目的是对该些数据做出图标式描述。

基于1996年和2006年的统计数据报告显示,在1996-2006年期间加拿大移民中约一半的人定居在了安省,而这些人中的大部分(超过83万人)又定居在了安省的中部地区,而到安省其它地区定居的人数与之相比则少之又少:

——146,450人移居到安省西部地区(包括Hamilton,Essex和Waterloo);

——68,635人移居到安省东部地区(包括渥太华,Peterborough和Frontenac);

——4,850人移居到安省北部地区(包括Sudbury和Thunder Bay);

——约45.6万人定居在大多伦多地区。

安省政府在200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至2031年安省人口将增长350多万人,而安省北部人口将呈现下降趋势。另外,亚洲和中东国家的移民很可能会定居在城市地区,而欧洲移民则更可能定居在农村地区。在1996-2006年期间,定居在多伦多的移民中68%来自亚洲和中东地区,15%来自欧洲;定居在Huron County镇的移民中仅有11%来自亚洲或中东,而72%来自欧洲。

为什么移民喜欢移居到大城市呢?Shields说,一些原因是很明显的。像多伦多这样的大城市对移民来说存在很多的就业机会和创业机会;另外,大城市可能已经有移民社区,这里的商店和服务等可以满足新移民的需求。大城市人口将变得越来越多样化,越来越成为移民的首选之地。

Related Information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